去年八月《披哥》播出结束后,赵凭借强烈的光环和惊人的喜剧反差冲出了圈子。

然而,在赵频频热寻的同时,也有人感慨,这位曾经儿时的神仙终于走红了,也有人感慨,这样的地位的动作演员还需要通过拍摄综艺节目来保持人气,同情动作演员的现状。

这部电影的惨败一定是因为质量、情节混乱和制作不善,但最重要的是,那些仍然同情赵的影迷们刚刚看完这部电影,就发现:

赵文卓,这部动作大片的主角,广告“拳头肉,惊险刺激”,总共只演了4分27秒。

电影的前三分之二加起来只有25秒的动作剧。如果不是像往常一样进行最后的决战,恐怕这部动作剧会被直接忽略。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披哥》仪式结束后,赵文卓参加了一次《超前营业的哥哥》、《我们的滚烫人生》、《王牌对王牌》、《冠军对冠军》和其他综艺节目。

然而,说到专业领域,一代动作明星只拍4分钟是不合理的,在动作电影衰落的大环境中沉默不语。

就在我感叹“动作电影时代已经结束”的时候,一位老歌手的新片意外地再次点燃了动作电影的火焰。

他独自闯入龙潭,像一个街头霸王,闯过海关,杀死了他的将军。手边的酒瓶、桌椅充分利用了一切,碎玻璃在天空中舞动,在斑驳的光影中迸发出鲜血。

1v10一点也不害怕。挥舞大锤是一种飞仙出天际的动作,几秒钟内落地,阻拦和移动,控制丝般的流畅。

从电影字幕刚刚介绍的1分05秒,任迫不及待地冲进屏幕,然后要么在打架,要么在路上找人打架。

老实说,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平行的宇宙,我宁愿相信这是另一个“任先启”。

但事实是,唱着情歌《看对面的女孩》的王子在56岁时上演了他的“动作片”大片。

除了四月份主演的那部《边缘行者》此外,任还拥有《临时劫案》、《围城》、《失衡人间》等了五部电影,他们似乎想用刷屏来证明自己作为演员的身份。

故事讲述的是一名侦探“张”(任)逮捕了一名毒贩,其父亲是一名操纵黑帮的头目。

为了报复,黑社会头目派人劫持了张的儿子,并联系卖家随时杀死她的器官。作为一个父亲,张不得不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冒险,走上寻找儿子、惩恶扬善的道路。

在寻找儿子的路上,张遇到了舞蹈家“秦毛素”(陈姚),陈多次救出她的儿子,但都失败了。

在对方的帮助下,张终于找到了线索。两人手挽着手,最终消灭了犯罪集团,也遇到了他们闹鬼的儿子。

是否是《杀破狼.贪狼》还《孤胆特工》,就连陈近年来连续几所互联网大学都能找到一种既有视觉感又有回眸感的感觉。

但每件事都有两面性,这一面《烈探》另一个优点是,准备烤面包的观众必须竖起大拇指。

很多网友都认为剧情不好而且刻板,但最后一句总是会加一句“但是”,然后吹嘘一下动作剧。

如前所述,任几乎从一开始就在电影中扮演角色,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电影的幕后团队。这部电影的导演不小,是《叶问》整个系列的编剧陈,可以说是甄子丹人气背后的大英雄之一。

是的,是那个跟随甄子丹出生在日本并在香港发了财的人,因为《邪不压正》获得第55届金马奖最佳动作设计奖,被甄子丹称为世界顶级著名动作教练。

自1993年以来,谷垣健二一直跟随甄子丹,通过整合MMA在动作设计上取得突破。谷垣健二做出了很大的贡献,然后谷垣健二回到日本发展。不久,他就推出了“最强漫反射电影”《浪客剑心》。

即使在解开绳索的时候,他也为任设计了一套完整的系统,从对抗到用力拉开,然后在落地后用惯性将目标抛出,一举成名。

更有趣的是,这部电影的导演陈《叶问》编剧兼动作导演谷垣健二来自“甄家班”,剧中的演员余康也是甄子丹的徒弟。

你知道的,《烈探》该项目于20218月27日启动。当时任刚过55岁生日。无论他是歌手还是演员,他的经历对他的身体健康都没有多大帮助。

导演仍然是处女座,拍摄一个场景需要几十次。谷垣健二并没有特别在意任的歌手身份。

从空手道到MMA,从地面技巧到极为罕见的“蝴蝶肘”,从来没有演过动作戏的任就像一只被扔进海里的干鸭子,每一个动作都是一个挑战。

但任还是完成了,完成得很好。虽然有些场景可以看作是双打,但他仍然完成了一部超高强度的动作片,具有55岁的经验和纯粹的外行。

这就是为什么即使有人喷洒《烈探》情节很糟糕,但没人说一句话《烈探》你的动作不好。

我不同意。这是因为任可以努力在网上拍摄大学,因为任也可以作为一名歌手拍摄动作片,因为任在55岁的时候仍然在挑战他的身体极限。

我们很多人用拳头、双脚和汗水搏斗,所以我认为我们可以保持这种精神。我相信我们的动作片会有自己的日子。”

但现在,几乎香港的每部电影都无法避开警察和土匪团伙,但动作片却被严重抛在了后面,提高了视野,审视了整个中国电影世界。动作片就像流星,可以遇到但不能寻找。

洪年纪大了,李退役了,《十二生肖》后来,成龙宣布不再打仗,《叶问四》在甄子丹也告别了功夫电影之后,这些熟悉的面孔正在模糊,走向成功和退休。

在这一点上,成龙、吴越和吴都同意,目前的技术手段都很高,演员们都很安全,但他们都懒得一个接一个地打。

如果你不能挂一个维雅,做一个特效,随便换一个表情然后换一个替补,自然会有歌迷称赞“哥哥真的很难”。

这与其说是动作片的焦点,不如说是整个娱乐业的噩梦,它正在吞噬每一个步入圈子的年轻灵魂,并将整个文化体系拖入深渊。

我也很钦佩,在这个礼节破裂、音乐低劣的时代,仍然有人坚持自己的初衷,用自己作为歌手的身份来提醒大家当年动作片的勇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